草莓app视频下载

未分类

“圣女大人,那朱雀始祖杀我分身,此事可有什么说法?”司姓修士问道。

圣女还没来得及说话,葛璇玑在一旁没好气的说道:“此事找你们域主去,我们只是让他派人去打探,谁让你直接跟林羽琼交手,还惹来朱雀始祖出手!”

司姓修士大怒:“此事……”

话未说完,圣女轻声道:“会有补偿的。”

闭关的这段时间,圣女推衍了一系列卦象,结果显示全部与林羽琼有关,这让她的内心充满了忧郁!

朱雀族内,林羽琼眼前的朱雀星,被笼罩在一片虚幻之中,看去隐有模糊之意。仿若被霎气环绕,只不过在那虚幻地雾气内。却是时而出现一道道巨大地裂缝,宛若森森利口,出现之时吞噬一切。

更是在那虚幻的雾气中。还有阵阵游走而过的灰色细线,这些细线若仔细看。可以清晰地看到它们并非实质,而是有种种元磁排斥撕出。

尚未临近,林羽琼便感受到,在那虚幻地雾气内,存在着一股极为强大力量,这力量撕天裂地,更可让修士神通瓦解。法宝崩溃。

这不是人为造成,也不是法宝使然。而是一种天地之威,造化之能。

林羽琼双眼瞳孔一缩,身子停留在了那虚幻地雾气之外,仔细地观察了起来。

带林羽琼来的修士拿出一枚红色的玉简,顿时朱雀星外地元磁撕裂所化虚幻之雾,滚滚而动,阵阵轰轰之声从内闷闷传出。向着四周不断地扩散。紧接着。从那虚无雾气内,就有一条通道轰然被撕开,向外猛地一冲,直接露出!

“请!”中年修士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可爱圆脸美眉眼神好清澈

林羽琼平缓地向前走去,没过多久,便穿梭出了通道,进入到了朱雀星的范围内。如此近距离地目睹朱雀星,林羽琼压下心神地震动,仔细地看了几眼。

这朱雀星内有股强大的威严,随着其肉眼不可察觉地转动,向着四周缓缓地散去。在那中年修士地指引下,林羽琼与火凤向前一步迈去,踏入进了这朱雀星内!

“没有罡风层?“

一进入朱雀星,林羽琼内心骤然一动。此星的诡异之处,一一出现。这是林羽琼此生第一次再踏入某个修真星后,居然没有遇到任何罡风层。

整个朱雀星,无山!

全部都是平原,其上生长着诸多样子古怪的植被,这些植被往往叶子极大,伸展开来足以让数人躺在上面而不觉得拥挤。

密密麻麻一眼看去几乎无尽,占据了这朱雀星几乎全部地方。

唯独在西北区域,这古怪地植被渐渐稀少。露出了灰色的地面,在那里,更是有一处约千里地空地,四周存在了无数禁制。

“这是……”

盯着那隐隐存在地禁制,林羽琼双眼微不可查的一闪.心神骤然就是一动。

那中年修士看到林羽琼目光落在西北,开口道:“那里是第三步始祖修行的地方,道友若是没有,吩咐,在下就先行告辞了。”

林羽琼闻言,一抱拳开口道:“多谢!”

他的性格,本就是别人对他客气,自然也会客气相迎,这中年修士初次见面,对他恭敬有佳,林羽琼自然不会去故作拿捏。

那中年修士化作长虹消失在了远处灰蒙蒙地天边。

此人离去之后,放眼整个朱雀星,似乎天大地大,只剩下了林羽琼与火凤二人,站在那里,目光落在西北方向,许久收回目光,身子一晃,消失无影。

来到这里,林羽琼抬起右手向前虚空一按。顿时就有一股磅礴的禁制之力从虚无内轰然而冉,直奔林羽琼右手之前凝聚。仅仅是瞬息间,就在林羽琼右手前方,出现了一片仿若实质地龟甲之物。

这龟甲边缘有无数漩涡,在虚与实中急转换。林羽琼地右手落在那龟甲上。顿时就有一股强悍地反震之力轰然涌现。他右手一麻,整个人蹬蹬蹬退后了三步,这才停了下来。

更是在那反震之中,还隐隐存在了一丝沧桑之魂。

火凤赶紧上前扶住林羽琼,轻声问道:“你没事吧?”

林羽琼笑了笑,目光闪烁:“好强地禁制!这不是破灭禁、也不是生死禁、更不是岁月禁……看其样子,与万古封神禁颇为相似,应该是古魂禁!”

“这里是第三步修士的禁地,我们还是不要闯吧!”火凤有些担忧的说道。

林羽琼笑了笑:“既然他们引我们前来,这里又没有任何人。很显然,目的就是为了让我们进入第三步大能的修炼之地,而如何破开这里的禁制,便是考验!”

说完,林羽琼整个人一跃而起,升至半空后,双手掐诀之下向两旁猛地一挥,却是天地轰鸣,巨大的火焰骤然间就轰轰而出。

在林羽琼身前,幻化形成了一个巨大地火图。

这火图刚一出现,顿时就引动了天地无尽火焰。使得原本灰蒙蒙地天空,仿若笼罩在了火焰之内,整个大地,也随着火焰地出现。变的忽明忽暗起来。

双手虚空推动火图,林羽琼身子如同流星。在半空向着下方,直接冲去!那火图轰鸣,骤然就随着林羽琼落下!

就在火图临近赛场的一刹那,整个区域骤起光芒,这光芒成灰色。如同雾气一般凭空卷动幻化。在火图的正下方,顿时就凝聚出了一副巨大地龟甲图案!

这龟甲地大小,比之林羽琼方才右手试探所化,要庞大数倍。其边缘位置,同样是有漩涡游走,在虚与实之间急转换。

林羽琼目露精光,火图再次临近。就在这时。但见那出现的龟甲。四周急延伸,却是瞬息间,再次扩大,转眼之下,这千里赛场上空,赫然就出现了一个巨大地弧形龟甲!

林羽琼双眼瞳孔一缩,倒吸口气,这哪里是什么龟甲,这分明就是一尊千里大小地巨龟!

那龟甲之下,赫然就有一个巨大地头颅,甚至在龟甲四周,还有四条龟足,更是在龟甲正东方,一条不长地龟尾也同样幻化而出。

在这短短的时间内,一尊庞大无比的巨龟,骤然就出现在了大地之上!

一股沧桑的气息,顿时就弥漫开来,在这朱雀星中扩散!这巨龟通体灰色,尤其是头部上。龟目一片清明,在林羽琼临近的瞬间,猛地抬起,仰天出了一声长嘶!

嘶声惊天动地,化作一片扭曲。使得天地色变,无尽波纹音浪轰然咆哮。

这一幕,极为惊人。巨龟在地,仰头长嘶,其样极为狰狞,全身龟早灰光闪烁,四各龟足更是从肉内弹出锋利的指甲,那指甲似乎可以撕开长空!

其尾部之上,夹是出现了数个鼓包。从其内直接就钻出一根根翻着幽光的利刺,显然蕴含了剧毒!

尤其是头部,在嘶鸣中有一根独角钻出一半。一股水浪之气,顿时就弥漫巨龟四周,隐隐地居然给了林羽琼一种看见大海地错觉!

仿若这大地,在刹那间就成为了磅礴之海!

林羽琼双手一挥,顿时身前地火图消散在了天地之间,他施展火图,就是为了让这赛场禁制彻底开启。

眼下目地达到,林羽琼身子立刻后退,双眼内露出奇异之芒。

“居然真地是古魂禁!!!”

随着林羽琼的退后,那巨颅渐渐低下,身子更是缓缓消散。半响之后。一切恢复如常。

古魂禁与万古封神禁都属于古禁,但更为神秘。古魂禁与凶兽有关,拘凶兽之魂与肉身成禁。配合种种特殊的手段,其威力,极为强大!

退后之中,林羽琼目光如炬,始终盯着那渐渐消散的巨龟,直至巨龟彻底消失后,他眼中露出狂喜之色。

“没想到这朱雀星内,居然有古魂禁!”林羽琼深吸口气,许久才压下心中的激动。

地面一片灰土,落地之后林羽琼立刻低下身子,右手抓起一把泥土,仔细的看了半响,神色慢慢越加沉了下来。

“这泥土看似寻常,但我总感觉有些不对劲……”林羽琼沉吟中双目闭合,脑中渐渐浮现出当年在天玄珠开始形成天地的场景。

这一幕记忆,林羽琼印象极为深刻,也正是那一次的经历,使得他对于很多事物,有了模糊地知晓。

他清楚的记得,在这泥土中,诞生了一些极为原始的植被,在一次次的死亡与诞生中,泥土渐渐地有了生机,与整个天地的生机融为一体。

“这星空内的天地,在最早诞生之时,是没有泥土的……泥土是随后一渐渐生成……也就是说,泥土若有寿元,是参差不齐。”

只不过这泥土诞生之日,距离现在已然太久太久,而且林羽琼关于时间的感悟,只有逆鳞给予的。

许久之后,林羽琼右手一挥,那泥土向着四周散去,紧接着他身子一动,出现在了所在植被下方,抓起了一把这植枚下的泥土。

半响,林羽琼松开手中泥土,任由其落下,眼中露出一阵明悟。

“这泥土,若是自然而成,本应是诞生时间参差不齐,有先后顺序……但这里的泥土,却是同时诞生出来,在寿无上一摸一样!这种事情,只有两个解释!

其一就是这颗修真星是在瞬间形成的,所有的泥土都是同时形成的……但这一点,却又有些说不过去,毕竟那些使得泥土有生机的原始植被,无法同时出现,同时死亡……

若这个猜测不成立,那么只有最后一个解释了……这里的一切,都是人为造成,在悠久之前,以太神通之术,开辟出来!

林羽琼倒吸口气,他难以想象,单独从星空内制造出一颗修真星,这里面所需要的强悍修为,已然是无法想象!

第三步修士能够开辟秘境,但也不是每一个第三步修士都能够做到如此,必须是获得了时间、空间本源的第三步修士。

林羽琼不知道,开辟秘境与制造修真星,哪一个更难。

想来可能是制造修真星更难,毕竟秘境都是在修真星上。

修士之间除了修为的差距,还有对于道的理解,道,实际上就是一种道理,明白了种种道理,知晓了一切因果之人,配合相符的修为,其可怕的程度,无法相信!

撒去了泥土,林羽琼沉默片刻,躺在了这巨大的叶子上,望着灰蒙蒙的天空,眼中露出思索,他是一个喜欢思索的人,正是因为思索,才让他一生中种种危机下走到现在。

火凤与林羽琼单独相处的时间并不多,就算单独相处,也很难有时间交流。如今看到林羽琼如此,她也不知道该不该去打扰。

思索了一会儿,在林羽琼近旁的一片树叶上躺了下来,静静的守护在林羽琼的身旁。

想来杀手域和神机宫的修士,一定在路上了,说不定很快就到了!

林羽琼内心极为谨慎,他不知晓那朱雀始祖图的是什么,想来应该不会对自己不利,否则不必如此的大费周章,甚至为了自己不惜杀了杀手域一个第三步修士的分身。

若如此,可借朱雀始祖之势,来解决神机宫与杀手域的追杀。

这种做法,在这残酷的修真界,很有用处。懂得借势之人,才可以在这错综复杂的他乡中,找出自己想要的结果与目的。

林羽琼躺下中右手缓缓地摸着身下的巨大树叶,忽然神色一动,看向自己的右手,在方才的一瞬间,他隐隐感觉右手摩挲树叶时,体内很微弱的一丝仙力,不受自己操控的从右手内钻出,被吸进这叶子内。

但仔细查看时,却是没有任何发现,仿佛刚才的一幕,是错觉一样。

坐起身子,林羽琼目光一闪。尽管没有发现什么,但他却总有一种心惊肉跳之意在心神弥漫,沉吟中其身一晃,飞起落在半空,向着下方望去。

无尽的植被,在大地上缓缓的摇曳……

“这朱雀星,处处诡异……”

林羽琼不愿再踏上那些大叶,与火凤化作长虹,在这朱雀星上飞过,神识更是谨慎的散开,密切的观察起来。

天色斯斯暗下,唯有那远处天边一道道长虹时而闪过,林羽琼速度不快,在黄昏之时,他看到了一处被无数植被环绕的湖泊,还有一个身穿白衣的老者!

那老者坐在湖边,手里拿着一根鱼竿,正在垂钓。旁边还放着一个酒壶。

林羽琼与火凤双目一凝,这是他们在这里,看到了除了中年修士外,遇到的第一个人。略一沉吟,林羽琼没有离去,而是身子缓缓落下,来到了老者身后。

那老者并未理会,仍然坐在那里,望着湖面。

林羽琼与火凤盘膝坐在了一旁,同样没有开口,四周一片宁静,唯有远处隐德从西北方向传来的阵阵轻微的破空之声传来,但却与此地的宁静融为一体,丝毫不觉喧闹。

潮水很是清澈,一眼看去,虽说不能看见湖底,但大致也能看清,这水下,无鱼。

一老两少,三人隔着酒壶坐在那里。时间缓缓地过去,渐渐地天色完全的暗了下来,繁星慢慢出现在天空。

轻风袭来,吹动湖泊四周的植被,发出沙沙的声音,但却没有打破这里的安宁。

湖面有轻微的涟漪在微风轻抚时荡开,似把天空的繁星一一摘下,深深地藏在了湖中。望着湖面,隐隐的竟让人分不清,星星在哪……

繁星或挂在天幕,或埋在湖心,在那四周的宁静下,展露出了一副极为美丽的画面,在这样的环境下,林羽琼那颗来到牧宸界后疲惫的心,也似乎放松下来。

“你们,喝酒么?”也不知过了多久,那老者沙哑的声音,徐徐传来。

林羽琼拿起旁边酒壶,也不去看,放在嘴边喝了一大口,然后递给了火凤。

那涌入腹中,立刻就化作一股辛辣从喉咙一指烧到腹部,如同吞下了一条火龙,一滴滴细密的汗水出现在林羽琼额头,但却在刚刚出现的瞬间,就立刻化作一片白气飘起。

那火热的感觉并未消散,反而更浓起来,刹那就弥漫了全身,使得林羽琼身体从内到外,顿时就如同燃烧一样,那火热的力量,仿若要从他身体内爆出一般。

热气流转全身,骤然间,竟让林羽琼体内的仙力仿若填入了一股生机,急的运转起来,片刻后,林羽琼立刻清晔卜的察觉,体内仙力居然多了一丝。

若仅仅如此也就罢了,但就在他体内元力多出一丝的刹那,这火热的感觉再次倍增,在林羽琼体内熊熊燃绕,甚至就连其头,也都燃烧起来,阵阵热浪顺着他全身汗毛孔不断地外散,极为惊人!

火凤体内的火焰也是越来越浓,瞬息间就让其左眼露出了凤凰的印记,一股蓝色的火焰从其左目爆,弥漫全身,与体内火热融合起来。

一声凤凰嘶鸣骤然而起,却是林羽琼左目内一条蓝色凤凰飞出,盘旋在其身休外,露出极为舒服的样子。

直至一炷香后,那凤凰才重新回到了火凤左目,消失不见,她全身的火热,也渐渐消失,火凤深吸口气,开口道:“好酒!”

那老者转头看向二人,脸上浮现善意的微笑,点了点头,重新看向湖面。

“这是什么酒?”林羽琼舔了舔嘴唇,方才那一口之下,他立刻就感觉到体内的火之本源,竟然浓厚了一丝。

本源也有强弱,据说许多第三步修士无法继续突破,就是因为本源的力量不够。

“这不是酒,是血。”老者神色很是和蔼,芙了起来。

林羽琼目光一凝,就在这时,突然那平静的湖面,立刻就有剧烈的波纹回荡,隐隐的还有一声闷闷的咆哮从邵湖底轰轰传出。

xiazaitxt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