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影音ios版app下载

未分类

今天三更看个爽,哈哈!

————————

“这边人好少的样子。”王太卡聊着闲话。

充儿看了看,这里似乎安静的很,忽然问了一句:“你平时随时会带药吗?”

“嗯?”王太卡不知道充儿为什么提起这个话题,不过也顺着答道:“带着啊,本来就这一瓶。”

充儿点点头:“我是担心你再不小心犯病,那就不好了。”

“什么啊?”王太卡哭笑不得,从衣服口袋里拿出药瓶:“放心吧,带着呢。我现在好很多了,不会怎么样的。就算怎么样,也不会对你的。怎么忽然说起这个了。”

充儿一把抢过药瓶,打开往里面看了看,怔了一下,然后“呵呵”的笑起来,盖上盖子在手里摇了摇。

“我看你才是要吃点药,忽然神神叨叨的。”王太卡笑道。

充儿却忽然止住了步伐,转回身看着王太卡,问道:“最近,有按时吃药?”

“当然了,这个药一天一粒的。”王太卡说道:“每天都吃!”

“哦。”充儿点点头,忽然露出了有些恍然的表情,甚至其中还带着一丝嘲笑:“王太卡,你果然是个胆小鬼!”

甜美冬日漂亮美眉户外沁人心脾写真

王太卡皱眉:“这叫什么话?”

充儿积攒了全部的勇气,此刻终于爆发:“你……其实很担心躁郁症会痊愈吧?”

“你怎么了?”王太卡无奈笑道:“我做梦都盼着我躁郁症好呢!怎么可能会担心。别想太多,躁郁症伴随我这么多年,我也没有丝毫的舍不得。你这开玩笑有点过分了唉!别闹!”

王太卡伸手去拿充儿手中的药瓶,却被充儿躲开。

“你怎么了?怎么忽然……”王太卡感觉充儿非常的不对劲!

充儿此时像是一个侦探,往日的事情一点点的浮现在面前,然后拼凑出了一个大胆的猜想。不,甚至这不是一个猜想,因为只有这个解释,才能圆满的解答王太卡那些反常的举动。

“还记得前几天,你搬家的时候,我去你家做客吗?”充儿问道。

王太卡点点头:“知道。你还因为那件事生气呢?不会吧,你可不是小气的人。”

充儿摇摇头,说道:“那天其实我已经有了猜想,所以找了个借口,看了看你的药瓶。记得吗?”

王太卡略一回想,确有此事。

那天是因为什么事,充儿忽然说道:“十七,你真的是想太多了。又变得不正常了吗?记得吃药啊!最近有按时吃药吗?”

王太卡点点头:“一直在吃。”

“不信,我检查一下。”充儿俏皮的转移话题。

王太卡干脆陪着充儿演戏,他的药是随身携带的,就拿出来递给充儿。

充儿接过药瓶,打开看了看,说道:“好像没剩多少了。如果不够,我那还有几粒给你应急。”

对,就是这么几句话而已。有……有什么纰漏吗?

王太卡看向充儿:“这能证明什么?”

充儿笑了:“还记得我那句话吗?我说‘好像没剩多少了’。那天我看到你药瓶里面剩下的药,只剩下最后那个四五粒而已。”

“哦,然后呢?”王太卡舔舔有些干涩的嘴唇:“我应该去再抓点药。”

充儿没在意王太卡的话,而是继续说道:“那天你忽然情绪不稳定,吃掉了一粒。然后这几天过去了,如果你一天一粒的话,现在药瓶里面应该只剩下一两粒而已。然后你猜怎么着?刚刚我借故看你的药瓶,里面还是有十五粒的样子。出了那一天,你最近都没吃药。”

王太卡眼皮跳了跳,尴尬的笑道:“忙啊,忘了。这很正常。”

“几分钟前,你还跟我说,你做梦都盼着自己的躁郁症痊愈。对于一个已经困扰你多年的心理疾病来说,到底是什么事情比这些还重要,以至于让你连最重要的躁郁症都不管不顾了?当初你来韩国,难道是为了工作吗?”

充儿言语如刀:“还是你……故意的?”

王太卡忽然烦躁起来:“我就是想和你一起出来散散步而已,你总说这些没有用的东西。没意思,回去吧。好心情全都破坏了!”

“这是恼羞成怒了?说到你心里了吧!”充儿看着王太卡的样子,却越来越笃定自己的想法,问道:“那我再问你,那天你看到了我胳膊上的伤痕,为什么会躁郁症忽然发作?嗯?”

王太卡烦躁的说道:“那玩意发作又不是受我控住的。”

“我印象中,你躁郁症最近两次的发作,好像因为我。”充儿问道:“再上一次,是去德寿宫的路上,差点出了事故。你抱住了我,还忍不住亲了我。”

“闭嘴!”王太卡忽然生气了:“你想说什么?这能证明什么?是,我亲了你,那……不是因为躁郁症吗?当时也没控制住。你别以为我在胡说八道,躁郁症的……”

“什么?”充儿问道:“亲故是用来亲的?”

王太卡咬咬牙:“躁郁症还有一个很难以启齿的毛病,躁狂发作的时候,常伴有睡眠需要减少,终日奔波而不知疲倦。病人**亢进,偶可出现兴之所至的性行为,有时则可在不适当的场合出现与人过分亲热、拥抱、接吻而不顾别人的感受。我没有骗你,真的。你甚至可以去上网搜,我没有骗你。”

“嗯,我知道。因为你,我还真的好好了解了一些躁郁症呢!”充儿答道。

“所以啊,我这只是躁郁症的副作用,可感情无关!懂了吧!”王太卡强调道。

充儿笑了:“哦?我说过和感情有关系?”

王太卡:“…..”

“王太卡,你不是一个很漠然的人吗?”充儿继续问道:“你第一次看见我的伤口,是什么时候来着?哦,我们去景福宫的时候吧?那个时候,你看到了我的伤,但是一点事都没有。可是为什么前几天看到我的伤,你就躁郁症复发了呢?因为第一次的时候,我们真的只是亲故而已。但是后来,起码在德寿宫回来之后,你真的把我当作亲故吗?你敢说真话吗?你敢说……你不是因为担心我而复发?”

王太卡不知道怎么回答。难道说出当时真实的想法?说那时候自己才明白,原来自己的心,那颗自以为永远会为宋香菜一个人炙热跳动的心……居然可以被人动摇了!

可是,能这么说吗?怎么可能这种话一旦说出口,王太卡和充儿之间原本还能默契的平稳关系,就真的完蛋了。

王太卡心里面明白,当充儿开始和自己对峙这些的时候,就已经抱着撕破脸皮的想法了。充儿不想再装傻了。

可是王太卡还是威胁道:“充儿,你想和我决裂吗?再问下去,我们就要回到陌路了。”

充儿露出绝望但坚定的笑容:“我只是不想再被你折磨了而已……”

“那样……好疼的。”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