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豆奶视频APP

未分类

随着莫铮被扔出洞去,释心洞内就再也没有了声息,似乎又恢复了十年前那般寂静无声。

少年就是少年心思单纯,再多的不舍也会被眼前的未知景色所吸引,刚出释心洞的那股子忧伤不舍以及对老头子的不理解早就阿命抛之脑后了,现在心里是对释心洞外生活的憧憬和向往,不知道老头子知道阿命心中的想法会作何感想,”没心没肺的小王八蛋?“

阿命走在这赤霄大陆边陲贫瘠不堪的土地上,还是对偶尔出没的各种生物充满了好奇,不时就有一些有阿命头大的火鼠出没。火鼠所过之地被火烧焦,阿命简直是无知者无畏一点也不怕它们,甚至想要徒手抓落单的那只火鼠。但这也不能怪阿命,他从出生就呆在释心洞内,对外界知之甚少,仅靠老头子所说的肯定不够,况且阿命也没有听进去多少老头子所说的。

”要找个地方先落脚啊,这么大的地方,要走多久呢“阿命想到。

已是响午,烈日炎炎,阿命早就找好了阴凉之处休息,等到烈日稍缓再出发,阿命找了一个四周空旷但有阴影的地方坐下身来,此地也比较隐蔽,刚好有视角可以将眼前尽收眼底,以防有妖兽突然袭击,即使在这样的环境之下阿命也不忘修行,心中反复咀嚼着老头子教他的一些口诀,逐渐四周的丝丝缕缕的精气汇入阿命的口鼻之中,倘若此时有人在场一定会惊讶于阿命的聚气口诀,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能将方圆几里的精气部化为己用。

“何以解忧,唯有我腓腓”一只个头矮小,却有着让其他妖兽羡慕的雪白绒毛的妖兽腓腓如同喝醉了一般随意穿行着。腓腓确实是一种少见但却深的修真者喜爱的小妖兽,但因为其繁殖能力不是很强,因此即便有很多人喜欢,但却无法得到,一些成年的腓腓都被一些大家族门派圣地的千金小姐所掌有。所以,偶尔遇到腓腓的修真者都会为此争的头破血流,即使一些修真者自己不将腓腓留在身边,但却将其抓到驯服送给一些名门望族,来获得一个小人情用作他日之用,甚至将腓腓送给自己倾心的仙子,一图一时之快,何乐而不为呢。而像现在这只虽然未成年却这样大摇大摆的腓腓确实是不多见了。

阿命在聚气的过程中就感觉到了周围有异动,发现了腓腓的存在,而且它还在往自己这边来,虽然不知道它叫什么,但看到腓腓萌萌之态,和雪白的绒毛,怎么也提不起来警惕之心。

“若是你出去一点心都不操,一股子虎劲,没有防人之心,防妖之心,迟早会死的连骨头渣都不剩的。”阿命脑海中回想起老头子所说的话,阿命稍微打起精神注视着那只像喝醉了一样的妖兽。逐渐,腓腓跳进了阿命的私人领地,“咿咿呀呀,哼哼唧唧”在阿命眼中这只妖兽好似很兴奋的样子,如同没见过人一样。

这就有些小瞧这只腓腓了,它早就见过了那五大三粗的猎人,但妖兽的本能告诉它要离那些人类远一些。但这是腓腓在裂空岭第一次见到像阿命这样的小人儿了,白白净净的。因此抑制不住的好奇之心引诱着它,想和阿命交流,但怎奈何此时它还未达到妖兽的化形境,还不能说出人语。

阿命看着这只小妖兽木木的说道“你叫什么呀,我可不怕你,老头子可是教了我很多方法对付妖兽呢,别跟我装可怜哦。”腓腓虽然说不了话,但能听懂阿命说的,有点气愤的哼唧了几声,但却没有要走的意思,围着阿命转了几圈,它的毛色尽然在此期间变了好几种颜色,阿命看的目瞪口呆,腓腓好像给阿命炫耀一样,扬起了小小的头颅,阿命无话可说,伸手去摸腓腓,但腓腓的警惕之心可不小,瞬间便躲开了阿命,阿命腹诽一句,争强好胜的心气瞬间上来了,再次伸手去摸腓腓,但阿命的速度却不及腓腓的三分之一,因此只好放弃,任腓腓调戏自己。

“大家小心,这只吼虽处于虚弱期,其力量与往日相比有所减弱,但力量却仍可比之狮虎。”一个壮硕魁梧的男子说到。

“咻咻”箭羽部朝着那只吼射去,但还未近吼身便被其强大的气血所逼迫的改变了箭羽的方向,只有几只射中了吼,但却力量已经弱的可怜,只是伤及了皮毛,可以想想这只吼盛时期的有多么凶猛。

美女兔子的阳光私房

吼也很聪明,收缩身体差不多有一个人大小,它尖尖的两耳直立,十分奇怪。突然,吼后腿一蹬,朝着一个刚抬起弓的猎手扑去,在这瞬间它的身子一下子变大。其他猎手反应虽是不慢,但还是未赶上吼的速度,只听见“啊”的一声一位猎手的胳膊便没了。

这只吼知道今日难以逃脱,处于虚弱其被这些可恶的人类发现了,所以抱着必死的决心也要拉上几个人类垫背。猎人的胳膊断了,血腥味散开势必会吸引其他妖兽前来,猎手们都有一股烦躁之意弥漫心头。

吼此时已经腾空,向着另一位猎手扑去,阿命刚好到达现场,看到巨大的吼欺负人类,心中自然是热血翻腾,早就将老头子嘱咐的话忘得一干二净,瞬间朝着吼跃了过去。阿命被老头子用数不尽的妖兽之血所浸泡,身体强度自己都不知道有多强,但这瞬间的碰撞,阿命没什么感觉,但吼如同石头碰上金铁一样有一种支离破碎。

吼被阿命撞的都要倒飞了起来,将四周的树木压得倒塌下来,鲜血洒落一地。这是太古遗种的后代嘛?怎么样有着样吓人的力量?打破了人类的极限了把?

猎手们先是一愣,然后深深的呼了一口气,同时为这个突然出现的少年感到震惊,才多大的人,竟然有这般肉身,这要是和自己撞一下非要给自己撞成肉泥不可。猎手们也是反应迅速,立刻换上剑,叉,戟等武器冲了上去,血腥味瞬间扑鼻而来。

“大家快打扫战场离开,其他妖兽很快就会闻到血腥味赶来,给顾翔包扎一下”一位猎手提醒众人道。猎手又惊又吓的看着眼前这个只有十来岁的少年,与不畏狮虎的吼撞了一下,竟然将其撞成重伤,自己却一点事也没有,想到此少年可能是村长口中的修真者,而且是修为达到了很高的层次,这次领头的猎手更不敢怠慢。“多谢少侠搭救之恩,敢问尊姓?”领头的猎手躬着身子说道。阿命赶忙扶住,脸都有些红了,他还从未受过如此重的礼呢,更没有人将他称作少侠,但这种感觉倒是不错。

“世间险恶,在外用小名”“我不知道你原来叫什么只知道姓莫”这都是老头子曾告诉阿命的名言警句。“我叫莫铮。”阿命缓缓说道。

“我叫顾顺,我们都来自顾家村,刚才多亏了您的搭救。”顾顺也是看出了阿命的心思单纯之态,便邀请阿命一同前往顾家村。看着眼前的汉子们,也不是坏人,阿命于是点点头说“好,谢谢你了。”

腓腓跟着阿命到此地,看到猎人们便止住了脚,远远的看了看瓷娃娃般的阿命就离开了。

众人速奔行了一会时间,终于看到了顾家村,门口还有妇人们和孩子们远远的向此眺望,眼神中充满了期待,阿命看到这一幕,眼神中飘过一丝期待的光芒,他终于接触到了外界的人们,他也将踏上赤霄的大地,去接触各种天之骄子成为一名强大的修真者,虽然他还不知道求仙问道的意义是什么,但听老头子说的快意恩仇,翻山填海,上天入地他就一阵向往。那个懵懂少年年少时还没有一阵热血呢,阿命也一样。

“我们回来了”顾顺说到。阿命也随着猎手进入了村中。

转瞬间莫铮就已经在顾家村呆了已经有一个月了,与顾村的村民们早就熟络了起来。村民们听说莫铮救了顾顺等人后都将阿命称为小英雄,也借此打压打压村中的少年儿郎们,让他们知道,强中自有强中手的道理,莫要因一时的得意而停滞不前。

莫铮在村中感受到了犹如家一般的温暖,虽然他到现在还没有家,连自己的身世都不知道,但也无时无刻的被顾村的人温暖着,这难道不就是家的感觉吗?但有时候莫铮也是倍受煎熬的,不仅要受到少年们的挑衅,而且不时的就有妇人们热络的上来和他打招呼,问东问西。莫铮用实力摆平了少年们。但却没实力挡住越来越多的问候。

“铮儿啊,都十二了,订亲了没有啊,大娘家的妙儿你看多水灵,以后肯定能生个大胖小子。”顾大娘说到。

莫铮一听顿时感觉不妙,怎么就生大胖小子了呢?莫铮虽刚入世俗不久,但这短短一个月和村长呆在一起的时光也没有虚度呀,学会了不少呢,一般的世俗还是知道的,一听说订亲脸都憋绿了。

“铮儿,倩儿近日可是和你走的很近的,村长还夸倩儿有修道的天分呢,一个村子也就那么一两个啊,配的上你吧,要不二娘给你们把事看着办了?”阿命一脸羞涩。

“大娘,二娘,我下山主要是为了修仙问道的,还要去寻我父母呢,你们就不要为难我了。”莫铮说到。

“哈哈,别为难铮儿了。”倚在门槛的老人们为阿命开脱道。

“糟老头子,你们懂什么。”顾大娘一脸气愤的喊到。

伴着夕阳出去打猎的顾顺等人回来了,但近日收获并不好,一天竟只打到了几只蟑子和火光兽。“村长,近日不知为何大小妖兽都往裂空岭的深处去了。我们走到裂空岭第一峰脚下就在没有深入。”顾顺说到。

“这两年多以来大量妖王失踪,肯定引起了裂空岭深处更强的存在的注意,因此聚拢了妖兽。最近要小心些,我觉得有大事要发生了。山雨欲来风满楼啊”村长语重心长的说道。

莫铮等人都站在一旁听着,觉得大量妖王的消失与自己有着莫大的关系,不然老头子哪来那么多的妖兽精血为自己沐浴呢,这让莫铮不仅为顾村担心了起来。“村长咱们的存粮够吃,但是妖兽肉和宝血却不够孩子们再吃一个月的呀,孩子们正在长身体,倘若缺乏宝血洗涤肉身,没有妖兽肉来提供能量,孩子们就被耽搁了啊。那么明年的八村选拔我们可能一个名额都没有,而且在这种情况下,肯定会引来一些村对我们村的觊觎。”村里的唯一一位炼丹师兼二长老说道,一阵沉默。

“明日带着祖器去吧,争取能够有所收获,但要以性命为重,不到万不得已不得动用祖器。”村长长叹一声说道。

“其他人都散了吧,回屋休息,三位长老和顾顺,顾炎留下。”不一会村中又恢复了了往常的生活,但阿命觉得自己要为这个村子做点什么了,这件事本来就与自己有关,而且自己已经在顾村白吃白住了一个多月了,顾村的每一位叔伯,婶子待他都如自己的孩子一般,村长更是教他了一些在西荒生存的经验,自己要是再不做点什么,莫铮自己都觉得问心有愧了。

“村长爷爷,我明天想和顾顺哥和顾炎哥一起去打猎。”莫铮说道。

“不可,明天他们要深入裂空岭狩猎,你不过上次在裂空岭外围打伤了受伤的吼,明日太过危险你不能去。”村长郑重的说道。莫铮听此,心中一暖,更是坚定了自己的想法。

“村长爷爷放心,我的力量不输给顾顺哥和顾炎哥。”村长等人一惊,的确自从阿命来到顾家村,村民们都将他当作比一般孩子强一点的大孩子而已,并且他们都发现了莫铮对外界情况知之甚少,就如同一个刚出生的孩子一样。

在这赤霄边陲的小村子里几乎都是淳朴的村民,都在为了生活而挣扎,为了各个村子的延续而挣扎,他们对求仙问道更是想都不敢想,但经过千百年来的延续,总会出现那么一两个有修道天赋的人,离开了村子为村子带来了希望,村长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之一,他也曾见过一些大家族的子弟小小年纪就有着惊人的力量,随手就能举起门万斤的重物,他以为在村子里再也不会见到如此一幕,但他却忽略了莫铮这个怪胎,这当然不能怪村长了,顾顺虽然是顾村狩猎队的头目,但他却对修炼没什么概念,只是他算是村中上一辈中力气最大的人之一了,看到莫铮将吼撞成重伤也仅仅以为是力气大,并占了他们之前的优势,也就将这件事忽略了,没有太放在心上。

“村长爷爷你们不信,我和顾顺哥比比。”村长沉默了一会,算是默许了。

“顾顺哥,别让着我,其实我也不知道我的实力,我之前从未力与人打斗过。”莫铮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

“好,莫铮你只管力出手就够了,顺哥我能接住。”顾顺喊道。

“好”莫铮呼了一口浊气,随即按照老头子教他的拳法,“伏龙”阿命大喝一声,拳风已起,拳势已成,虽未伏龙但这种刚劲勇猛之气已朝着顾顺冲去。见此情景顾顺哪敢大意,瞬间使出力对抗化解此拳,但仍然是被逼退了三步才停下,顾顺冷汗连连,刚想反击,却听到村长的声音。

“好了,你们俩不用斗了,阿顺你不是铮儿的对手。铮儿已经达到了炼体境巅峰了,即将正式踏入修真界了。”顾顺听此一惊,有些垂头丧气,感慨自己即将踏入而立之年尽然还不如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孩子。村长看出了他情绪不稳,“你没有必要和阿命比,他也许不是一般人,在赤霄你作为顾村的猎头是你的荣耀,你没有得到的,就要努力为你的后代去创造得到的条件,你只要做好你该做的就好了,让你的后代比你更优秀。”村长悠悠说道,顾顺听此逐渐平稳了心态。

“铮儿,你虽炼体已达巅峰,但是你缺乏战斗的经验,我们大荒的儿女最不可少的就是为了生存而战斗,倘若没有实战的积累,那么再高的本领也是花架子,终会沦为妖兽的口食。明日你可以跟从阿顺去打猎,但要时刻小心,明白吗?”村长一针见血提出了阿命的不足。回到自己的屋中,阿命像往日一样,并未急着休息,而是瞬间进入了冥想状态,这是他从苏醒就一直坚持冥想所练就的。冥想不仅可以帮他梳理思路分析问题,也可以不断的提高他的精神力和专注力。阿命就这样一夜无话的冥想,流星划过天际,月亮不胜娇羞逐渐下坠,莫铮慢慢睁开了眼睛。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