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二代抖音最新app下载

未分类

身上的束缚带迅速收回,水母头盔脱离脑袋,陈锋从椅子上软绵绵的站起身。

他身上大汗淋漓,像是苦战过一场。

他抹了把额头的汗水,没在身上感受到特别明显的变化。

谢天谢地这次没挂科。

看来是自己的前身太过咸鱼,又可能是时间流给他锁定了状态,等自己真身替换过来,立马又恢复了潜力。

他捏了捏拳头。

这个训练挺坑人,好在确实管用。

距离入侵者降临还有365天,只要持之以恒的训练下去,我的潜力上限还依然那么高的话,我完全有机会再次超过林大头。

林布这小子现在很膨胀,得给他治治病。

这条时间线里军营预备役的时间安排得十分紧凑,脑波协同训练结束时,距离下午由丁虎带队的银河战丸模拟训练只有二十分钟。

陈锋赶紧起身直奔浴室。

“繁星,给我准备一套新的训练服!”

美女走在前进的铁轨上

进浴室之前他习惯性的大喊道。

在上条时间线里,他和繁星配合默契,类似这种私人生活助理的小事,繁星大约分个万亿亿分之一的算力就能搞定,所以他养成了类似习惯。

但这次他喊完之后,却愣住了。

忘了,现在自己和繁星还没搭上线,也没确定她是否存在。

脑海里响起冷冰冰的辅助智能提示音。

“陈峰列兵您好,我是你的智能助手HX-DXS-86133号,曾用名为‘薇薇’,您需要给我重新命名以便于您下达命令吗?”

陈锋考虑了一下,“命名变更为繁星。”

他的心跳开始加快,仿佛能听到砰砰声。

“命名失败,请重新命名。”

“告诉我命名失败的原因。”

“繁星为最高智脑的名字,支线智能无权使用。”

陈锋猛的一捏拳。

Yes!

“不再更改名字,你就叫薇薇吧。”

“好的。”

走进浴室,开始洗澡,吹上口哨。

此时他心情无限好,灵机一定之下耍了个花招,就通过预备役单兵辅助智能确定了繁星的存在。

我真是个秀儿。

他心头大石落地,这既是意外之喜,又在预料之中。

“薇薇,给我播放歌曲。”

洗澡怎么能不听歌呢。

“好的,请问您要听什么歌?”

陈锋想了想,“《永不独行》吧。”

旋即他自己的电吉他SOLO带出前奏,悠扬的乐声响起。

跨越千年的时光,钟蕾和卢薇的美妙声线在浴室的封闭空间内交织辉映。

朦朦胧胧的水雾弥漫当空,陈锋一边洗澡一边傻笑。

开森。

他感触颇为独特。

一千年过去,自己再听到这乐声却恍如昨日。

众人的音容笑貌历历在目。

等等。

Emmm。

好像从录完歌到现在本来就只过去几个小时而已。

白感动了。

曲声渐歇,他穿衣出门,纵身一跃,自由落体。

手腕上的多功能腕表弹射出片指甲盖大小的金属薄片。

薄片在空中轰然散开为无数碎屑。

这些碎屑迅速膨胀为一片片蛇鳞般大小的特殊结构,再又重新组合为一个又一个零部件。

零部件包括全覆盖透明面罩的头盔、造型简单清爽的腕甲、肩甲、身甲、腿甲等等。

在陈锋往下落大约十余米后,这些零部件自动汇聚往陈锋的身上,最终变成了副全覆盖式的贴身金属甲。

背后介质引擎喷薄淡蓝焰火,他轰然往前快速飞去。

这是银河战士预备役成员人人具备的基础训练甲,名为腾龙武装,总体性能与陈锋曾在“多年前”装备过的星锋甲十分接近,就连激活方式也十分酷似。

只不过以前的星锋甲的装载卡片有银行卡大小,藏在腰扣里。

现在的腾龙武装只有指甲盖大小,藏在腕表里。

腾龙武装不具备变形功能。

毕竟只是适应性训练的玩意儿,资格的银河战士不会穿这身装备上战场。

三分钟后,他与其他新兵队友差不多同时降落在训练场上。

飞行途中,陈锋仔细观察新版大雪山基地的情况。

占地面积达到数百平方公里的训练基地并不空旷,各种各样的大型建筑接踵而立。

每栋建筑光看外形便能猜到其功能。

譬如正时有战舰升空的战舰修养区、布局整洁的生产车间、光柱连天的巨大太空输电能量塔、充满生活气息的宿舍及商业区、高高耸立的入云的巨大钟楼等等。

其实在看到这个既熟悉又陌生的钟楼时,陈锋的感觉不算太好。

他既想过去看看钟楼是不是如过去一样写满了名字,但理智又在驱使着他不去想钟楼的事。

即便这次历史上又出现了重大伤亡,但事已至此,科技明显又进步了,一切看起来欣欣向荣,不已经很好了吗?

除了这些充满科技感的建筑物之外,天空中时而飞过的中小型飞船与战舰也在刷新他的认知。

在上条时间线中,人类经历了与蕾的鏖战,才艰难掌握了类曲率飞行战舰,直到大决战时才勉强完成全面改造。

但这次情况又变化了。

首先飞船的外形再次发生变化,形态十分独特。

部分飞船整体呈奇怪的镂空结构,由连接杆衔接,有多则数十个单元,少则十余个单元,像是一片片飘在空中的超大雪花。

还有部分飞船则压根是个毫无设计感,整得跟开玩笑似的正方体。

陈锋在这几分钟里一共看到了近五十艘或升空或飞过的飞船,总体基本就雪花状与正方体两大类。

只偶尔见到一艘水滴形状的飞船。

看来这次人类的飞船设计理念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如今陈锋也是个老练的指挥官了,不需要别人给他讲解,他基本能判断出这些飞船各自的功能。

雪花状飞船应该属于攻击型或者防御型战舰,组成雪花的各种单元结构,则分别是具备不同功能的作战单元。

如果在太空中作战,这些雪花战舰会调转过来,将水平面对准敌人,所有具备攻击能力的作战单元均能同时开火,可以形成最庞大的火力覆盖。

在集群式的太空作战中,如果有上亿艘雪花状战舰集结为碗状结构,相互间环环相扣,使用同一套中控体系,达到最高火力密度,再同时开火集中攻击前方一点。

那画面,陈锋想想都觉得带感。

全新战舰的设计理念又告诉了他一个事实,敢这样弄战舰,那么人类利用对万有引力的掌控实施的重力模拟已然达到了一个新的境界,更准确,更小范围,更稳定。

这在大雪山基地跑道的非人性化功能里便有体现。

人类对重力场的运用更加纯熟稳定了,新型战舰不再需要通过结构性自旋来模拟重力条件。

这种全新的战舰设计理念很可能脱胎自他本人试图改造水星,提前制造出戴森云的行动启发的思维。

不出意外的话,现在水星哥应该是凉了。

陈锋扫了眼辅助智能信息库里关于太阳系八大行星的描述。

现在果然是七大行星。

水星先是被肢解成了戴森云,在完成历史使命后又被集中回收并改造成了巨大无比的星锋堡垒,正在太阳系屏障的边缘游走巡逻,起到监测外部环境与协助科研工作等等功能。

为水星哥默哀三秒。

上香。

默哀完毕。

至于方形飞船的功能则不难猜,运输舰,不做他想。

毕竟正方形结构的装载量最大,并且便于堆叠。

水滴形状的飞船同样应该也是运输舰,只不过机动能力更高,能执行投放诸如银河战士等需要快速穿插的任务。

除水滴形状的飞船之外,其他雪花战舰与正方体运输舰的外形设计都很不符合地内飞行的需求。

常规飞行的话,空阻无限大。

但这个弊端似乎并不存在。

所有飞船都具备悬停能力,且不喷发任何介质。

哪怕是突然加速,陈锋也没见任何飞船引擎打开点火,而是飞船整体外表突然变色,从各种涂装的色泽骤然变黑,然后倏的一下加速飞走。

哪怕时有庞大的战舰以极快速度从大雪山基地上空飞过,陈锋也不见任何云彩被卷动。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