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传媒面试官md

未分类

一场不为外人知的交涉,将阿巴丹城中连日的风波给止息了。

有些胆小的贵族,早在军营风波后的隔日,就快马奔回自己的领地,藏了起来。但大多数贵族都还是藏在自己的宅邸中,惶惶不安。连身在军营中都不可幸免,真的没人知道哪里会是安全的。

所有人都睡得不踏实,甚至睡不着、不敢睡。吩咐自己所信任的护卫,在身旁围成一圈,彷佛这样子就能够阻挡那个神出鬼没的魔法师。然后一夜无事。

有人以为是这个蠢方法奏效了;还有些脑残冲动的,以为帝国的威光终于吓退那藏身暗处的鼠辈了。但是前一日第十军团第十大队的惨况,总算从平民的耳语中传进贵族圈子里,并且爆发式地散播开来。

逃回自己领地的贵族更多了,剩下留在城内的,无不抱团取暖。第四夜的平安无事,对贵族而言反像是暴风雨前的宁静。位高权重者,可比起光脚的平民更加惜命。谁也不想还没享受到生活,就枉送性命。

与之相比,第十军团的士兵们可是群情激愤,请战声音不断。同袍受戮,只要是个正常的血性男子,有谁能够忍得住。这还是不知道对方是谁,所以无从打起;要是知道,恐怕全军早已出动,围剿这不知名的敌人。

贾维德?普尔的解决方法也简单,直接弹压。要是对付平民,还要担心态度太过强硬,会不会出大乱子;对付军队,不使劲把这种苗头压下去,才会出现大乱子!

而理由也有现成的。第十大队大队长拜里?尼亚未有命令,擅自出兵,致使第十大队遭戮。现在第十军团属于自肃期,所有人必须谨慎行事,等待调查。没有命令,离开军营视同叛乱。就地格杀不打紧,还会剥夺名誉,以及家族所享的军眷待遇。

可以说除了打断腿或杀人外,所有在制度内能用的狠招全用上了,务必要让军队在最短的时间内冷静下来。

之所以贾维德?普尔下那么大的力气,当然是因为他和那个魔法师谈妥了一切。尽管没有得到最理想的结果,也就是反过来吸收对方,是其成为帝国的一份子,让对方为帝国出力;但是就结果而言,也不是最坏的情况。

盖布拉许?崔普伍德的条件,仅仅只是要阿巴丹城方提供他需要的材料,并指派配合的工房,将他所需要的飞空艇席德号零件制作出来并改装完成。同时提供所需补给品之后,他们就会离开。

身兼管理一城事务的城主,贾维德?普尔也不是什么行情都不懂的人。某人所要求的魔法材料与补给品价值,跟被他毁掉的半支第十大队上上下下的装备价值比起来,只能算是九牛一毛。

古灵精怪元气美少女户外清纯年代风写真图片

为了这点小钱,毁掉半支大队,他的心可是在滴血呀。这还不说死的那些可都是训练有素,见过血的士兵们。带过兵的都有一个体会,老兵无价啊。

所以现在贾维德?普尔只有一个想法,赶快把这些瘟神给送走。谁叫他一进到旅店内,就感受到一股熟悉的生死交关压迫感。在那把口无遮拦的长剑介绍下,他得知了这群人里头,还有一头人化的黑龙……

开什么玩笑,哪怕是老迈的黑龙,也还是正经八百的龙族。几口龙息下去,自己不知道又要废掉多少支大队。

这倒不是说身为格瓦那帝国的正规军,对付不了区区一头黑龙。但是当一头黑龙加上一个复活的魔王,还有一个感觉上很弱小,但实际上可以瞬间毁掉半支大队的魔法师,就不是区区一支第十军团有可能讨伐的对象了。

想要跟他们叫板,得要有更强大的力量。而在帝国中,掌握更强大力量的,只有上层的人。一个军团长,是不能也不应该触碰到那些的。所以他虽然内心有满满的哀怨,却也暗自愉快地将这个麻烦往上峰丢,因为这明显不是他能处理的事情了。

对林而言,眼界不够高,习惯了小家子气的他,以为自己提出的要求已经是狮子大开口了。所以对于阿巴丹城实际主事者,贾维德?普尔将军亲自来此,并且爽快地答应自己的条件,是感到颇为讶异的。

不过这也又一次证明了,在迷地,与其辛苦赚钱,再去买自己想要的东西,不如秀出肌肉,再勾勾手指头还比较快。

其实在地球,不管先进或落后的国家,也都有如此的面貌吧。只是在穿越之前,自己的层次太低,接触不到那种等级的世界。而穿越到了迷地,胡里胡涂地经过了这些年。不知为何,也算是有资格见识这种‘金钱就只是数字’的世界。

先不论自己的臂腕粗壮到什么程度,能从别人身上榨出多少油水,某人还是习惯只取自己需要的东西。而眼前,自己所需要的就是修修补补席德号的材料。

但是两个齿轮箱费得了多少东西,比较有价值的是设计与思路。所以某人又把其他想得到的东西,一并加了进来,以及当初承诺银须矮人,改造和平武装能量中枢的材料都给加入了清单。

这些材料都不是什么非常珍贵的物品,只是人在外地,没有熟门熟路的人协助,要找齐不是那么容易。

这时阿巴丹城城主跳出来当冤大头,某人怎么可能不顺便敲竹杠。原本退一步的打算,是自己可以帮忙出一些钱,让对方出力找齐这些东西就好。但贾维德?普尔将军却是胸脯一拍,把所有材料给包办了,某人当然就是勉为其难地笑纳了。

而在最初的想法,其实只要对方不再阻止城中的工房主们,替自己制造与改装席德号的部分零件就好。自己大可去比价,找技术足以信任的工房主,委托其工作。

但后来转念一想,自己的主意似乎不太行得通。

站在那些工房主的立场去考虑,首先某人是被警告,不得帮忙的目标人物。突然上面的人说解禁了,底下的人有谁真的就这么扑到钱眼上,帮对方做事情了呢。会这么做的人,不是蠢,就是缺心眼。谁知道那些大人物事后会不会反悔,给那些帮目标做事的人穿小鞋。

与其如此,不如直接让贾维德?普尔将军指派配合的工房。这样一来,那些配合的工房主就不用担心事后被穿小鞋的问题,因为都是上头的命令。如此,就可以减少给别人带来的困扰。孔老夫子说过: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何苦去为难那些赚辛苦钱的手艺人。

其次,对方想要动手脚的话,目标也比较明显。因为合作的对象单一,自己只要花费一些心思盯着,要不就是自己动手,某人有信心可以规避掉大部分的问题。

这样总好过按照最初的计划,将不同的零组件发包给不同的工房制作,最后自己再整合起来。那么做的话,要监看的地方就太多且分散了,反而有更多的漏洞可能被人利用。

总之,双方各取所需,事情很快就这么定了下来。而且关于被灭掉的尼亚子爵家族,还有第十大队的士兵们,两边都很有默契地忽略了。

贾维德?普尔将军不想去揭那一块疮疤。揭开来,又没有本事去问责对方,只是给自己增加麻烦而已,何必呢。

林也不想多提了那一些事情,这倒不是对杀人什么的产生罪恶感,而是提起之后又如何?道歉?咎责?借题发挥?既然什么都不能做,那又不是什么适合拿来随口聊的话题,不如不说。

这一夜,除了那些没资格知道此间事情,地位不高不低的人物之外,所有人都难能可贵地睡了个好觉。虽然停了夜晚外出的杂务,但林还是维持着奥术之眼的监视,并设置了些警示的条件,才安稳地睡去。

所谓防人之心不可有,林可不会单纯到无条件信任这些大人物的说词。人前一套,转头就卖,可以说是这些人的基本素养了。

相信大人物们肯定是一口唾沫一个钉的,绝对是傻逼。因为亲眼见证这类人背信的,不是惨到不能翻身,没人相信,就是没命乱说的那种。解决问题,跟解决产生问题的人,对这些大人物来说是同样一个意思。不得不防,不能不防呀。

也就在这样一个奇怪的氛围中,林等一行人安稳地往来旅店与工房之间,做着改造席德号的事情。

阿巴丹城内的贵族们叫嚣归叫嚣,却所有人都像是忘记要去找出真凶,哪怕那个人就在自己眼皮底下。不去问,也不去找,整日里就在咒骂着那‘不知名’的敌人。彷佛光用骂的,就可以把敌人给骂死一样。

第十军团的士兵们,在经过第一时间的愤慨之后。用比较冷静的目光,去检讨已知的战例后,发现一事。似乎,真的打不赢的样子。

不知道那个魔法的极限在哪里,不知道含括的范围有多广,不知道魔法师能够使用几次,不知道其念咒所需耗费的时间。在一堆未知的情况下,贸然再次挑战目标,结局不会有任何改变。

他们自愿成为第十军团的一员,为的是守卫帝国,惩戒所有与之为敌的敌人,不是来白白送死的。在敌人众多情况未明的状况下发起挑战,在战场上也并非不常见。但只要一碰到,想要取得胜利,就只能用人命与尸骨堆积出来。

这时就要问一句:值不值?

假如是退无可退的状况下,不要说堆人命,手脚断了人残了,也得想办法用牙齿咬敌人一块肉下来,才能甘心去死。但假如不是那种凶险的局面,只为了面子,只为了替同僚报仇,白白浪费性命的理由何在?

众人冷静了。

xiazaitxt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