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传媒电影观看

未分类

不去后悔已经发生的事情,林回过头检查这全套魔法版丝绸法袍的能力。每一项能力都有一些异变,并且远超过原本的规划。

防护能量攻击以及异种能量侵蚀的防御魔法,附带上玄武龟壳的特性,能够将大部分攻击阻挡在身体的一定距离以外。就像魔法盾一样,可以防御物理性的攻击,且不会诱发自己所设定的自动闪现术回避,除非自己把闪现术回避的判断距离加长。

亦即现在自己有了两层防御手段,第一层就是这个被某人命名为玄武盾的自动防御了。假设玄武盾被突破了,也还有闪现术自动回避。多一层保障就好像多一条命,这没有什么不好的。

净化术的功能变强大了。但再怎么变,也还是净化术而已。这个魔法本来就是魔法师因为懒,所以发明来清洁用的。那种空气净化、除臭、解毒、辟毒等功能,是属于其他魔法的功能,不归净化术的范畴。所以还不到某人所想象的,那种自带空气滤净的隔离泡泡装。

诅咒反转这个能力,可以想见将会拔高到一个难以想象的程度。

因为诅咒魔法说穿了,类似病毒或细菌引起身体变化的机制,特殊排序的权能会感染并主导人体内的权能,从而产生负面的魔法效果,跟辅助性质的魔法刚好颠倒过来。要扩大诅咒反应,首先就是那特殊排序的权能可以自我复制,感染其他权能片段,从而实现自我增殖。

那么神性权能,也就是完全实现一致性特殊排序的权能,有可能被诅咒感染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诅咒一个人,跟诅咒一个神是完全不一样的课题。至少神灵不曾告诉别人,怎么去诅咒一个神灵。就连芬也不会,她习惯直接用宰的。

而最后一项装备效果,即测试性质的光学迷彩附魔。因为底子是程序化的编码排序,所以没有随着装备的神性进化而改变其效果。

然后,某人发现了一件堪称悲剧的事情。

因为全套的魔法师服饰还有一件小披肩,所以某人没有设计兜帽。毕竟脑袋后面那块多出来的布,不管怎么摆都觉得很碍事。又因为长袖与袍子的下襬会遮着自己手脚,所以当某人发动光学迷彩的效果后,身体的部分在旁人眼中就会消失,然后就剩下脑袋飘在半空中……

就算用衣袖把脑袋遮起来。遮住脸会露出后脑袋,遮住后脑袋又会露出脸;前后都遮住了,也难免会露出一些侧脸。总之就是怎么做都会有看起来很可笑的破绽。藏身的效果不太好,倒是多了吓人的用途。

除了这项缺陷,某人所设计的光学迷彩,还是没有克服突然变化角度时,背景模拟错乱的问题。这涉及到观察者的视野角度,和周遭环境的远近、方向、方位等判断,没办法做到实时且瞬间处理。尤其在复杂的环境或是有烟雾的环境中,破绽更是明显。总之还有进步的空间。

闺蜜美女图片库

但光学迷彩的设计,却意外开发出另一项功能,就是这套魔法版丝绸法袍,可以随着自己的意识而改变外观与颜色。虽然变化的外表只是模拟出来的,本质上还是一件丝质的黑色长袍,而且这么做还会耗费权能。

总之盘点了一下,自己希望这件法袍有的基本功能都齐全了,甚至比预想中的还要好。而一些额外的功能就当成实验吧,不去计较了。

倒是自己的外观会有如此剧烈的变化,是一开始快被神性权能给撑爆的时候,那时的身体就已经被破坏,留下损伤。之后铸造神格的过程中,看起来不光是梦境魔法塔的能量被抽走,构成身体基础的一些不稳固部分也被吸走。能够留下来的,都是属于稳固结合的部分。

可以把这个过程,视为一种洗髓伐筋。只是别人顶多在皮肤上留一层污渍,洗一洗后,就可以看到晶莹透亮,又嫩又白的肌肤,自己却是瘦成了皮包骨。要不是毛发、眼珠子还在,说自己变成骷髅也都说得过去。

如今身体虽然是去芜存菁了,但能不能保持精华的部分,重塑完美的肉身,这一点……完全没有头绪!看来只能之后去问一问那只巫妖了。

就在某人利用自己观星的夜晚时间,检查起自己的状况时,芬主动推开阁楼的房门,走了进来。随手拉了把椅子,坐在林的旁边。目光炯炯地瞪着某人,像是要把人给看穿了一样。

除了巫妖以外,还有那只老猫哈迪正躲在门外,探出一颗灰色毛的小脑袋,好奇地看着房间内的事情。

知道自己现在的模样是挺吓人的,而且互瞪的游戏通常都赢不了。所以林摸了摸鼻子,讪讪然问道:“怎么了?”

“那两个丫头说,你变了。所以我来确认,你还是不是你。”

嗯,某人认真去想,大概是对待黑暗精灵的态度和过往不太一样,所以才会让那两个学徒有这种感觉吧。

只是说对付黑暗精灵就跟对付地精一样,稍做退让,对方反而会蹬鼻子上脸,所以不如一开始就摆出强势的态度。但话是这么说,现在回想起,下午的自己会那么果断地杀人,还是有些不太正常。但会有这样变化的关键因素,似乎也很明显。

林叹了一口气,说:“假如妳想知道的是,有没有谁取代我原本的灵魂。那么答案是没有。但妳说我有没有变,我只能说,不可能不变吧。”

对某人的回答,芬相当不满意,也听不明白。所以她皱着眉头问:“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林想也不想,就把自己梦境世界中的情形全盘托出,没有丝毫隐瞒。当再度提及自己剑斩中二化身后,又是一叹,说:“所以我现在也不知道,究竟是永远失去了什么,还是重新得到了什么。”

听完某人的叙述,芬沉吟了一会儿,问:“另外一个你,真的永远消失了吗?”

“这可真是好问题呀,实际上我也无法确定。假如他们刻意躲避我,我也揪不出他们来。至于为什么,这个问题我也想知道。”林耸了耸肩。

用心理学的说法,就是两个人格整合成一个新的人格,还是某一个人格被彻底抹消,完整保留另外一个。中二化身的不再出现,究竟是属于哪一种,林无法断定,听着叙述的巫妖也同样无法断定。

“那你,有什么奇怪的感觉吗?”芬问道。

“耳根子清净不少,再好不过了。这样算不算。”林笑道。

嘟嘴蹙眉,芬盯着某人看了好一会儿,决定放弃深入研究这个问题。要是多个灵魂,占据同一具肉身,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自己可是有经验也做过研究的。但是像这种同一个灵魂,却分化成多个人格的情形,她就是两眼一摸黑,什么都不明白了。

想不通的事情就先搁着。芬趁着这样的机会,问起另一个问题:“为什么放弃?”

“放弃什么?”林疑惑地反问。

“当然是点燃神火的机会。要不然你认为我会问什么。”

这个问题,可不好随便呼咙。林想了想后,认真地回道:“因为成神对我没有帮助,所以我就放弃了。”

“什么叫没有帮助?”芬有些气恼地说道。

“在我认为,神灵就是另外一种层次的生命。祂们的基础是比我们强大没有错,但也有相对应的限制。而那份强大,并不是我所需要的。我过去的老师曾经告诉过我一个观念,不是最好的东西最适合自己,而是最适合自己的东西最适合自己。这样子,妳能理解吗?”

绕口令似的说法,巫妖理所当然摇了摇头。林只得继续说道:“妳想想,我这一生的主要目的是什么。找一条回家的路,从这片茫茫星海之中。成神,对我这个目标有帮助吗?我可想不到成神之后,会对我现在的研究进展有什么帮助。既然没有,成神的用意何在,所以不如不成。”

憋了好一会儿,芬才骂了两个字:“短视!你有没有想过,那样子的话,你就等于有无限的生命去完成你的目标。”

“先不论我成为迷地的神后,还能不能离开的问题,或是我能够成为什么强度的神灵。成神后所获得的无限时间,有多少能够放在我所想做的事情上。假如以诸神为对手,最终只是成为追求力量的奴隶,那有什么意义。”

眼见某人道理讲不通,自己也不是善于用言语说服他人的人,芬便起身,准备离开。“你想清楚了就好,我不过问了。”

才刚转身,手就被抓住。芬回头看向伸手的人,露着疑惑的眼神。

“今晚可以留下来吗?我想要妳了。”

芬用鄙视的眼神,上下瞟着某人。问:“你这身子骨,能行吗?要是让我不尽兴,你会比现在更惨。”

“假如我真的死掉的话,请不要用复活术复活我,把我做成殭尸复苏吧。”

“为什么?”

“殭尸的话比较硬嘛。”某人灿烂地笑道。

同样鄙视的眼神,芬轻佻地说道:“还不知道你现在的实力有没有变化,嘴皮子功夫倒是比以前厉害嘛。”

“呵呵,妳不要嫌弃我现在的模样就好。”林看着自己骨瘦如柴的手臂,自嘲地说着。其实某人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就那么大胆地伸出手。

芬也不回话,直接跨坐到了某人身上,环抱住林的颈子。两人才想要有进一步动作,突然想起一件事,齐转头看向门口处窥视着的灰猫。

“喵~”

xiazaitxt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