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桃视频app下载免费污

未分类

众神为什么会以圣者的身分,出现在维达军国的皇宫里?

老实说,大家都是来凑热闹的。

凡人在祈祷的时候,称颂祂们的名,对神灵来说是稀松平常的事情。谁也不会有事没事就探头看看,甚至还跑到人家的家里,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但是就有那好奇的,瞧上了一眼。另一个就来看一看,前一个到底是在看什么。而有了第二个,就会有第三、第四个。当关注着的有神也有恶魔,且彼此发现的时候,大家的好奇心就都被勾了起来,究竟那里有甚么好看的,怎么会吸引那么多同阶的存在。

可以说,要不是阵营有别,临凡的圣者就不只是善良阵营的神灵们,邪神、恶魔都会来凑一脚。当这些存在也出现了,大概维达军国的首都就完蛋了……

好吧。凡人死不死的,对这些存在来说,祂们并不关心。但是偶遇,然后开战,可以说是祂们最不希望有的发展。所以当第一个善神化身出现,其他准备着要临凡的邪神、恶魔就收手了。也幸好收手了……

事态居然发展到那位没朋友的大佬也出现了。深渊共识,别想着找守护之主的麻烦。因为对方所代表的概念相当特殊,要是被祂找上门揍了,守护之主的实力少说掉三成。要是主动攻击那位大佬,就可以体会欲仙欲死的快感了。无数惨烈的经验在前,大家都学乖了。

不过恶魔咩。总有些脑筋不正常,又不知道天高地厚的。阿波罗斯瞪了半天,没有得到任何答案。烦躁的祂一个瞬步,就来到贝克尔公爵的身前,伸手就是一抓。手如电闪,掠过老公爵的耳畔,抓住了一杆带钩的枪头。

守护之主气势汹汹的模样,贝克尔公甚至以为自己将命丧于今日。但没想到这位的目标,是无声无息中出现在自己身后的长枪。只见祂猛一拉,直接将一个满身熔岩火焰,飘散着硫磺恶臭的蜥蜴人形恶魔拉到现世来。巨大的力气甚至让蜥蜴人形恶魔扑倒在地。

谁也没看到这位是如何动作的,但再确认到祂的身形时,阿波罗斯已经一脚踩在蜥蜴人的脖子上,怒气腾腾地瞪着,用神语吼了一个字:‘说!’

也许恶魔不懂守护之主的神语。但到了祂们的层次,即使是各说各话,也能够互相理解。不过理解话的内容,不一定能理解话意。蜥蜴人形恶魔利札德就这么感受着脖子上那巨大的生命威胁,一边困扰地用深渊语说:‘陛下,您希望我说什么?’

恶魔也是分三六九等的,且至少要到地狱领主的层次以上,才有资格跟在场的圣者平起平坐。

文艺复古气息美女周末小时光写真

蜥蜴人利札德对凡人,甚至凡人贵族而言,已经是需要仰望的存在了。但在到场的善神面前,真心是不够看的,所以牠才称阿波罗斯为‘陛下’。只是没头没脑的一个‘说’字,是希望牠说什么?

不过这位大佬一贯蛮横,对几乎是求饶的恶魔,祂还是只有一个‘说’字。

感受到脖子上的压力越来越大,在不能喘气与说话之前,利札德几乎是大吼地说道:‘我有这个人类的血亲与我定下的契约。他的孩子愿意献祭出他的父亲,换取转生为恶魔的机会。来此并非我的本意,我仅是遵守契约而行。’

蜥蜴人形恶魔一口气把话说完。本以为牠把自己来此的理由说出来,应该可以逃过一劫。没想到这位大佬根本不管,脚直接往下用力一踩,直接把蜥蜴脖子给踩烂。

阿波罗斯毫无怜悯,看着脚下已无生息的恶魔,说道:‘你会死,不是因为你说了没用的话,也不是因为你长得太丑,纯粹只是因为你碍着我的眼了。所以下次记得,看到我就请自己消失。’

众圣者对于这一位如此表现,可说是见怪不怪。

要是不说话,这位迷地至强者光靠那张脸皮,女的见了就爱,男的见了嫉妒,说是万人迷也不为过。但只要一开口,那就像开了军团级的嘲讽,绝对不会有敌人绕过祂,先去攻击其他目标。甚至连同伴都有机会调转枪头,让祂尝试一神战天下的夙愿。

久而久之,祂的身前身后,既没有敌人,也没有朋友。无他,这货太硬了。打不死对方,有机会被反杀,还要忍受那张嘲讽技能点满的臭嘴,有脑子的都会忍受不了。

所以最好的方法,就是看到这位大佬,要么绕路走,要么回头。就算是脑子里头不包含常识,做事由心不讲道理的深渊大君,也一个个被阿波罗斯教训到没脾气,更何况其他恶魔或神灵。

而刚解决了一只运气很差的恶魔,守护之主再度看向众圣者,直把这些神灵化身看的一哆嗦。祂开口说道:‘既然祢们都在这里,就代表祢们应该知道些什么吧。谁出来跟我说说,哪个混账这么恶劣,又是乱丢东西,又是偷窥的。不教训他一顿,我这神也白做了。’

众圣者能怎么回答?他们可不是全知全能的,会来到这里也只是凑热闹。而且大多数人还是来了之后,发现了摊开在地上的卷轴,这才明白彼此的共通点是什么。都是倒霉到不时家里掉些莫名其妙垃圾的,有时还有一些弓箭什么。那些东西虽然伤不了祂们,但是很烦。

且不说那些莫名其妙的东西。要是知道这一位会出现,大家肯定是有多远,就躲多远。这位大佬揍神,可是不分善恶的。谁找祂麻烦,祂就揍谁。不知道谁找祂麻烦的时候,祂就随便抓一个来揍。就算没捱揍,见到面了,也得忍受那张臭嘴。一众善神只觉得心累。

众圣者眼神交会,彷佛在讨论分头跑的可能性。阿波罗斯座下的九名大将虽然同样强悍,但可没有他们主人那种无赖的性格。只要众神分头跑,倒霉的就只会有被守护之主追上的那一路,其他神就会是安全的。

就在众圣者用眼神商量事情的时候,阿波罗斯突然又指名道:‘恩基,祢们八个都在,迷地就没有祢们不知道的事情。所以祢出来跟我说,今天这究竟是……怎么……嗯,克莱因呢?祂怎么没出现?’

被点名的是八大权能的神灵之一,神秘之主克莱因。众圣者这才察觉到,应该也有在名单上的克莱因,哪怕和祂齐名的其他七位都出面了,神秘之主却是不见踪影。这是为什么?

一声呼哨,两匹八足黑色神骏一个甩尾转身,朝着守护之主奔驰而去。同时,九名白甲战士转过身,双膝一屈,使劲一蹬,九条人影当即飞投而出,从侧面破开宫殿墙壁。

攀住从身旁疾驰而过的战车,阿波罗斯灵巧地翻身而上。双手一握缰绳,战车速度陡然加。并且马头一扬,就往天上飞去。‘走!去克莱因的神国,看祂要怎么回答。’随即将这座宫殿本来就很大的大门,开了个更大、更高的洞,扬长而去。

看着那最麻烦的家伙,战车有门不走,偏要撞破墙而出,众圣者只感到一阵庆幸。所有圣者眼神一交会,纷纷跟上了那位的脚步,要去克莱因的神国看热闹。

这倒不是众神好奇心太重,或是热爱八卦,单纯只是这件事情和自己也有关系。就是如此,没错。

诸圣者离开,就和祂们到来一样,捉摸不定,无声无息。但在守护之主淫威下变得破破烂烂的宫殿,就像在嘲笑军国高层们那来自于贵族血脉的高傲。

等到众圣者走光,一个不留,维达军国的皇帝和贵族们,只有劫后余生的感受。他们面面相觑,不知道该说什么。唯有足够沉稳、事不关己,而且还被一票可能没什么用的魔法师保护住的老皇帝,还能够用比较平和的心态来看待一切。

他首先点了身边一个亲信禁卫,说:“将那卷名册收起来,送到巫女塔里头,让苏菲亚婆婆烧掉吧。”

一听要把名单烧掉,贝克尔老公爵首先跳起来。他激动地说:“怎么可以,这里头有杀害我孩子的线索!”

这回老公爵激动的发言,却没有得到多少人的认同与支持。所有贵族都十分平静,或者说冷淡且无神地看着一名皇帝亲卫,冒着生命危险将地上的名单卷起。当摊开的名单再度卷成一支卷轴时,所有人同时呼出了一口长气。

烧吧!烧了好!大伙儿都很清楚,这支卷轴最要命的,不是那些死人的名字,而是凶手。而且凶手里头,可不是只有神灵而已,还有很多异端的存在。今天光是一个守护之主,就几乎要把整座宫殿给拆了;改天要是邪神或恶魔凑堆来访,这个国家还能住人吗?

作为老对手的皇帝,弗里德里希?拜尔则是语重心长地说:“先不提上面没有你想针对的那两个名字。假如他们真的是这一切事件的源头,这也就代表了那两个魔法师惹上了……刚刚还在这里的那群人。──”

回避着直接提起那些存在的名字,也不落在纸上,是因为这样会吸引那些存在的注意,这也是老皇帝要把那支卷轴烧掉的原因。但是他也不敢叫人乱烧,所以是送进巫女塔中。专门搞这种事情的巫女们,应该会有稳妥的方法来处理吧。

“──你认为,有谁惹了那群人之后,还能活下来的。”

贝克尔老公爵心不死,愤恨地说:“假如真让他们活下来了,让我有亲手报仇的机会呢?”

“假如那两个魔法师,可以从那群人手中活下来,那你认为我们对付得了这种人吗?或者说,你愿意付出多少代价,来对付那两个魔法师?”

……众贵族无语,同时他们很有默契地退了一小步,用上古怪的眼神看着贝克尔老公爵。为了面子争一口气,对他们而言是常态。但为了争一口气,赌上整个身家,那就是病态了。

ttshuo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