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草视频app下载官方下载

未分类

丁虎完懂了这名为T的虚拟教官的意图。

并非什么高深技巧,只不过是将郑峰扔进一个根本不可能完成的高难度任务中,要求他做到不可能做到的事。

通过这两个不可能堆积出极端处境来,逼迫着郑峰要么超越极限,要么崩溃。

这就是郑峰本人与先哲计划委曾经深恶痛绝的“拔苗助长”之策。

领看书即可领现金!微信.,现金/点币等你拿!

目前看来,郑峰熬过了第一波的精神打击,并以极快的速度适应了超高比例痛觉模拟带来的折磨,表现出惊人的强韧。

此时丁虎虽然无法读取郑峰的心理活动,但通过观察郑峰的表情便能知道,此时帮助郑峰扛住重压,不断突破自身极限的,正是愤怒。

他愤怒于T教官未经自己同意,便让他陷入“绝境”,并将痛觉指数调到超纲的高度。

同时,郑峰的愤怒也针对自己的潜意识。他似乎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潜意识会产生这么丧心病狂的教官。

还有,便是十分单纯的,对自己的处境与现状感到不满的,因痛苦不断累积而催生的“原始愤怒”。

原始愤怒不需要什么目标物,仅仅只是人类情绪的外在表达。

在丁虎看来,这招low到了极致。

春意黯然销魂

可偏偏现在郑峰的进展惊人,证明了这笨办法的确好使。

但丁虎同样在担心,他不知道T教官究竟想达成什么目的,甚至认为现在就该见好就收。

倘若郑峰在这状态下垮掉,恐怕以后很难缓得过气来。

时间一点点过去,眨眼又是近俩小时。

其他学员已陆续完成各自课程,从模拟训练舱中退了出来。

丁虎将照顾这些学员的工作移交给助手,自己则依然通过教练机旁观郑峰的状况。

此时他原本焦躁不安的心思已经渐渐安定了下来。

丁虎发现两个问题。

第一,自己低估了郑峰的精神属性。

第二,T教官的训练计划并非真的简单粗暴。分配给郑峰的模拟轩辕-3改型装甲不是常规的大路货,而是针对郑峰目前已经掌握的多项中高阶技能,进行了性能参数微调。

这些微调都符合科学逻辑,具备在真实装备上重现的可能。通过这些微调,极大程度提升了这台郑峰的定制版装备进行超短程折跃斩这个顶阶技战术动作的可能性,适当降低了难度。另外,看似招招致命的假想敌长虫的动作,与真实战场也有细微区别。性能参数一致,但其行动规律与攻防能力的调动细节与现实情况均有细微差别。这些藏匿极深的细节调控,正在一点点诱导着已在反复死亡中将决策能力交给本能的郑峰走向正确的反击之路。

当意识到这一点时,丁虎终于放下心头大石,并为自己之前的认知浅薄而感到惭愧,赶紧开始重新集中注意力观摩郑峰的训练过程,并尝试从自己的角度去提取那些精妙的诱导细节思路。

“丁虎教官,现在你明白我们的用意了吧?”

丁虎的心态刚一调整过来,便同步收到来自周东来的通讯。

“啊!将军您好,我……为什么不提前告诉我呢?非常抱歉,我为自己的不称职与业务能力低下而向您道歉。”

“丁虎教官,你不必妄自菲薄。我们对你有特别的期待。这是郑峰的一课,同样也是给你的一课。之所以不提前通知你,是因为我们希望你能通过自己的总结来发现问题,找出解决方案,将思路调整回来。现在你通过自己的敏锐观察发现了其中奥秘。事实上,目前还有十万名机密部门里的同事与你做着同样的事,但到目前为止,他们都只停留在心生疑惑的阶段,他们发现的细节并没有你多。”

丁虎老脸一红,“将军过誉了,我的反应还是太慢了。”

“这不怪你,其实是因为我们向你隐瞒了另一件事。”

周东来给丁虎发了两张照片。

丁虎一看之下,愣住了。

良久后,他才慢慢回过神来,缓缓说道:“所以郑峰其实被欺骗了,T教官并非来自他的潜意识,而是由童玲教官本人亲自操刀?”

丁虎的语气微微有些颤抖,他正在努力克制情绪。

丁虎来烈阳3也有些年了,作为一名军事基础教育领域的从业人员,他当然知道童玲其人其事。

甚至可以说,只要是在军队体系中担任教官工作的人,无不是童玲的拥趸。

两百年余来,自从童玲在爆发于汉界星系的,无名舰队首次与虚能生物接触的战斗中登封造极后,便一直既代表了人类最高战力,同时也是培养出最多顶峰学员的最强教官。

甚至绝大多数人心中都生出莫大的遗憾,可惜童玲教官生不逢时,如果晚生百年,又或是多冷冻些日子,能在胜状态时与复活的先哲并肩作战,那该是怎样的幸事。

更有人会想,或许以先哲之能,在看见童玲时,怕也会生出既生瑜何生亮的念头。

只可惜,木已成舟,时光不能倒流。

童玲已经老了,在战场上的实力也大幅下滑,甚至不得不退出一线。

但不管怎样,如今的童玲在军中依然享有崇高的地位,可谓图腾般的存在,所以当丁虎反复比对两张照片,其中一张是虚拟教官T,另一张是年仅12岁,刚在旅行者星系战役中参军的幼年童玲后,才有些明明证据确凿,却依然难以置信的感觉。

丁虎更为郑峰而感到开心。

从数年前开始,随着年岁渐长,精力持续下滑的童玲教官已经不再亲自培养任何年轻新秀,只偶尔更新一次普及度最高的通用训练教程。

看起来,郑峰幸运的成为了童玲的关门弟子。

丁虎自然与有荣焉,深感欣慰。

“是的。”

面对丁虎的询问,对面的周东来坦陈答道,“不过这事属于高级机密。无论是童玲教官的幼年照片,还是T的真身,都属于机密。你自己知道就好,别让郑峰发现。”

丁虎想了想,“这是通过让郑峰误以为T的严苛要求来自他自身的自律,进一步提高他的忍耐力吗?”

“是的。这也是童玲教官的要求。”

“好的。”

却说模拟战场中,思维融入数据的童玲程“漂浮”在郑峰身侧,观察着郑峰的一切动作,并时不时的现场调整轩辕-3改装甲的性能参数。

在这过程中,童玲破解了自己心中的多年疑惑。

她知道了当年T哥是如何在终极训练中培养自己的了,与现在如出一辙,看似弃而不管的放养,实则无时不在。

她也彻底弄明白了T哥和先哲的关系。

T哥既是先哲,却又不是。

他是先哲藏匿于T100中的化身,是先哲的人格投影、复制拷贝体,但每当到了关键环节时,先哲认为需要语言沟通,便会将意识通过量子网络投影过来,接管T哥这个分身,并与自己交流。

现在自己化用了T哥的方法,将毕生所学传承给他,既是理所当然,又是必然成功。

童玲更彻底明悟了先哲培养自己的真实意图。

这是身体已经消亡,意识寄托虚空的先哲准备的后手。

他选中了我,用这方法让我掌握了他在上一条时间线中的能力,再让我将能力传递给他的转世。

他更已经计算到了在这个时代里的其他人都会因为畏惧于他的身份,亦或是能力本身不济,又或者是受困于人类自身的三观局限,不敢对他的转世重生用出这极端训练方法。

但我童玲敢。

因为我知道有效,他也一定能学会。

此时郑峰已逐渐完适应了轩辕-3改装甲,并且随着模拟任务一次次重放,对长虫的行为逻辑与各项能力特性掌握得越来越深入,虽然还是无法攻破长虫自身的多重防御体系,不能杀死敌人,但他生存时间却越来越长,已然超越半个小时。

又一次陷入围攻被击杀后,一切重置,郑峰再度出现。

只见他双臂与面门上一阵幽蓝微电弧密集闪烁。

在这极短时间内,他向装甲发送了共计15个综合命令,这些命令又被迅速拆解为十五万个细节部命令。

0.0001秒后,装甲在太空中骤然侧身,右侧头部、肩膀、腰肢、手臂、大腿直到足部的多达三十三个侧向介质引擎同时点火,喷薄流焰。

抗惯性类曲率膜层同步涌现。

10秒后,装甲原地平移出去近百万公里。

11秒后,一只长虫出现在他右侧,扑了个空。

15秒后,装甲上部自腰腹处弯折,又躲过了另一只长虫喷吐的能量团。

……

他的动作有板有眼,每一步都精细计算,恰到好处的避开对方扑击。

时间飞逝,又满了半小时,这次他躲开了伏击,进入之前不曾接触到的变化局势。

他又得纯靠临场反应重新试错了。

兴许是运气,在一次胡乱尝试,但却奏效了的闪避之后,他与另一台轩辕-4型装甲之间的距离缩短至二十余公里,并且在二人附近仅有一只追击过来的长虫。

郑峰开始犹豫起来。

按照特战训练中的常规思路,当己方单位距离极近,且附近敌方单位数量较少时,己方战士应该迅速临机组合,在小范围内形成以多打少的兵力优势,尝试快速歼灭敌人。

这是书本中反复强调的协同作战基本原则,要求战士们一旦寻觅到类似战机必须毫无折扣的立即执行。

此时那台轩辕-4型已经主动发出协作请求,并故意放缓速度,卖出破绽,等待郑峰快速响应后与他联手对敌。

但郑峰的犹豫却在于,之前他曾尝试过举枪射击、导弹轰击、切割刀等等手段,试图发动反击,但都收效胜微。

他也曾仔细观摩其他战友的行动,发现反抗基本都是徒劳。

具备高行动力的战术动作会因为威力不足,亦或是克制相性不对而无法伤到长虫。

具备大威力的重型手段,却又不能命中,总是扑空。

在之前的挣扎中,郑峰曾不只一次的观察到其他战友临时组合,形成战机,但均无所获,反而因为发起进攻造成动作短暂迟滞而被对方扑杀。

再者,郑峰知道自己是在模拟训练中,所以旁边那台轩辕-4型里的操控者不是人类,只是一个模拟人工智能形成的NPC。

他不相信NPC能与自己打出什么好配合。

郑峰狠狠一咬牙,无视了轩辕-4型的协作请求,利用类曲率机动往另一侧闪开。

三十余秒后,他在作战指挥系统中收到那台轩辕-4型的阵亡报告,里面还传来一声并不愤怒的遗言。

“兄弟,你拒绝了我。但我相信你一定有你的考虑,希望你能成功。再见。”

这是个略显沙哑的中老年男子嗓音。

郑峰一愣。

奇了怪了,不合理啊。

严格的讲,他是被我出卖了。

可他怎么一点不生气?

他反而还在给我找理由,认为我不是单纯的避战,而是另有盘算?

这……

莫名的,他内心里涌起股羞愧的情绪。

片刻后,他狠狠的自嘲道:“切。算了,反正都是NPC,做得跟真的似的。我管你是原谅我还是憎恨我。我的任务是在战场上活着,可不是负责用生命去刺探敌情的敢死队。”

又多苟了两三分钟,他再次阵亡。

此时外面已到晚饭时间,但郑峰的贴身填鸭神器早已接管了他的吃喝拉撒,开始向他体内注入营养物质。

再半个小时多一点后,郑峰再次遇到了那台轩辕-4型。

剧情的发展与之前一样,对方再次遭到“出卖”,再次大度的原谅了郑峰。

郑峰开始感到不耐烦了。

你倒是骂我两句啊!

我用得着你这么圣母吗?

你只是个NPC而已!我不需要你的谅解!

该死!

心情失控之下,他出现了重大失误,再度阵亡。

外面的丁虎把一切看在眼里,在知道T教官的真身后,他也终于得到读取郑峰心理活动的权限。

此时虎哥又怒了。

但他的怒气值源于郑峰。

他恨不得冲进去揪住郑峰的耳朵痛骂。

这是超高模拟度的真实训练,取材自真实战场!你眼里的每一个NPC,都是真实战士的数据英灵!

你身边的不是NPC,是一个确确实实阵亡在战役中的人类战士!

你怎么能辜负别人的信任!

混账东西!

事不过三,又半小时后,郑峰与轩辕-4型重逢。

丁虎开始在心中赌咒发誓。

这憨货要敢再卖队友,回头自己必须扒了他的皮。

异变突生,郑峰在短暂犹豫后,决定响应对方的协作请求。

郑峰喃喃自语,“算了,试试看吧,反正都会死。我就当你不是NPC好吧,咱俩一起试试看!我求你别原谅我了!”

他受不了了。

丁虎这边听到叮的一声。

“郑峰的战场意识晋升,思想已经转变,思想成熟度提高至成年状态。”

Tagged